阿稻。最近去微博踢球了
The opposite of death is desire.

北oh3p推广小薄本一宣啊??

3p超好味真的不来?!

你爱北oh吗?

或者你愿意吃北oh安利吗?


那么看下这个小薄本吧!(捧读


名字:未定

关键词:童话风、3p

 页数:50↑↓

价钱:20↓

主要人物:丁 典 诺 冰

文手:平白 @牙膏味薄荷 ,敷蓝 @斑鸠呀 

画手:阿稻(我


试阅


海雀与玫瑰(3k)

CP:丁冰诺

BY小年

*诺性转

*梗源自王尔德《夜莺与玫瑰》


“你说……爱有差别吗?”


光线又冷又明亮,不时有海风从敞开的窗户悄悄淌进来,浮起了窗前书桌上的纸张,艾斯兰用墨水瓶压住它们。他右手拈着钢笔,秀气的眉毛皱起,发呆有好一会了。诺薇坐在桌边的另一把椅子上做着针线活,闻言抬起头来,凝望着他。她雪白的颈上那条紫色宝石项链随她的动作闪耀出美丽的光芒,多么衬她的眼睛啊。项链是大臣的侄子丁马克送给她的,大臣将在节日举行舞会,丁马克邀请诺薇做他的舞伴,诺薇正在做的这条裙子是为舞会准备的。


她凝望着他,这是一个模糊的问题,他刚想张口解释,压在墨水瓶下的几页纸便被一只纤细的手抽了去,“你在写诗吗。”她放下手中的针线活读纸上的字。


那一首诗,写了很多页,有很多行是被作者舍弃的,划掉的句子多于留下的句子,诺薇专注地一页一页、一行一行去读。艾斯兰看着她静谧的长长睫毛,发出一声叹息。


“很美。”诺薇读完那首诗花了似乎很长的时间,她把诗稿还给艾斯兰。

“你问,爱有差别吗?”她说。

“是的,我问……爱。”

“有差别的吧,每一份爱都是独特的。”

“有些爱要奉献,有些爱要索取,有些爱是明亮温暖的,有些爱藏在阴影里不可见光,是畸形,是痛苦,是罪孽,是世人的忌讳……是这样的吗?”

诺薇思考着,没有给出回答。

“……那么,爱一定分为高低贵贱了。”


诺薇保持沉默,艾斯兰便不再询问,她看向窗外,他也看过去。树拥抱土地,鸟歌颂天空,难道世上的爱竟应被分为高低贵贱吗?


她转回头,对他说:“可是,爱是无罪的。”



无心的故事(5k)

CP:丁典诺

BY 平白

在那个一切都还很模糊的时代,除了去过中国的马可·波罗之外,几乎没有其他旅人像丁马克那样游历过那么多的城市和村庄,有过那么多不可思议的经历。出生在波罗的海与北海之间的天鹅巢里,这个备受上天恩宠的人正像他笑着诞生到世上那一天照耀哥本哈根的金色阳光一样,翘着一头大大咧咧的金发,蓝眼睛比仲夏的海湾更明朗,虽然孤零零地来到这世上,可从来也不懂得什么叫做悲伤——上帝给了丁马克一个上等质料的灵魂,只是没有为他安排一颗跳跃的心。

……(中略)

“你知道心是什么吗?“

老山毛榉没有回答。于是他又问道:

“心是可以吃的东西吗?”

沙,沙,一阵凉爽的风吹过,老山毛榉繁茂的枝叶轻轻颤动了两下,对小小丁马克摇了摇头。小小丁马克觉得很奇怪,因为他满以为这么令人高兴的东西一定是喷香可口的,就像圣诞节时候他透过人家的窗户看见的一大块金黄的烤猪肉一样,就像面包坊里涂上蔓越莓酱的酥饼一样。每当小小丁马克被那诱人的香味吸引,他圆鼓鼓的脸颊总会泛起一片渴望的玫瑰色,大大的蓝眼睛也亮晶晶的。像心这样神秘又使人愉快的事物,小小丁马克还是第一次听说。

“也许我也该有颗心!”

由于某种只有耶稣基督才知道的原因,小小丁马克忽然比渴望柔嫩多汁的烤猪肉更加渴望起这个美丽又可怕的东西来了。


荒(27p)

CP:丁诺典

BY阿稻




*只有妖都apo场贩!

数量大约50!

熟人亲友可以打折呀可以预留呀!

来玩呀!

评论(9)
热度(28)
© ardou | Powered by LOFTER